怪物猎人ol王立学士观测日记 毁灭(上)

怪物猎人ol

  沉睡在黑暗的深渊里,这是多么熟悉的滋味。

  被冲击的力量击打到头部,昏了过去,想必要被吞入那“鱼儿”的胃中了吧。

  也没有被人搭救的可能,没有被人搭救理由,他们只需要逃命就可以了。

  在这个“恶魔”面前。

  没人可以反抗的,在那个“恶魔”面前,人们若是与它对视,连逃命的勇气都会丧失。

  ...

  察觉到一丝不对劲。

  在黑暗中沉睡,脑子的思维却在飞速的运转。

  违和感在脑中徘徊,他所听到的,他所看到的,有太多不相符的地方。

  可那究竟是什么呢?

  放弃了,思维判定这是无所谓的。在他的意识里,自己已经是个死人了。死人用不着为还活着的家伙们担心,反正,他们都会逃的。

  他的存在被自己否定了。

  只要活下来的人回到村里,得知实情的村民一定会逃出这座岛的。

  使命结束了,他的意识再一次被丢弃在黑暗中,游荡、流放。

  下一次醒来将会在哪里?带着最后的疑惑,思维走向终止。

  意识陷入漆黑的泥潭,身体却没有这般安逸,昏倒在炎热的高温岩石上,身体的不适感超过身体的承受能力,就算喝下了冷饮,也难以抑制住体内温度升高。

  在火山地带的高温岩石上趴着, 这可不是简单的体温升高便能糊弄过去的事情,可在他趴着的那片地面上,确实比周围要凉爽许多。

毁灭

  原因就在他那右腿残破的裤子上,木片深深扎进右边的大腿上,血液顺着残破的腿部流向鲜红色的地面,它们流淌在地面上,为自己的主人降低地面的温度,保护这个残破的肉体。

  血液么?不,那冰凉的液体绝不只是血液,与它混合在一起的,还有口袋中用来消灭高温的液体。冷饮,才是真正的功臣。

  就算如此,也仅仅是阻止住肉体在高温环境被消灭掉的命运,随着温度逐渐升高,混在血液中的冰冷的成分渐渐消失在空气中。

  然而这一切的痛苦,都随着精神的丧失而不被察觉。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,又怎么感受到痛苦。

  意识从身体中抽离,仅剩的一缕思绪,感觉到灵魂被一股力量从上面提起,慢慢向上抬着,伏在一个物体上,被奇妙的速度带动向前移动着,有些尘土与风的味道,还有些颠簸。

  这不是一个灵魂应该感受到的东西,身体中残留的意识感受到的正是他身体所处的境况,他的身体正被人抗在肩上前行,以奔跑的形式。

  意识重新回到身体里,强烈的痛觉借由神经丛身体各处传递到大脑中来,颠簸的感觉也使这具疲累的身体痛苦不堪。

  被扛在肩上的他忍不住将鲜血从口中喷出,身体的疼痛正在强行驱逐脑内的意识,高温又偏偏在这时不断榨取着身体的能量,显然冷饮的效力已经失去了。他仅仅连打开这一双眼睛,就用上了全部的力气。

  当眼睛睁开,面前是那位为他提供肩膀的男子。

  他是名战士,在小队中相当于副队长的存在,平日里与婆婆和村人的沟通多半也依赖着他。相较于肩上这位仅是有些知识便当上队长的男人,他的威望要高出许多。

  “为...什么救...我,快回村子...汇报,快逃。”

  肩上被夺去太多力量的他,想要挣扎着放弃却早已没有了力气,只能看着眼前一声不吭的这名战士,任由着没用的自己被他人拯救。

  背后的“鱼儿”还在不停地追赶,这里是火山,是它的地盘。

  “只要跑出这火山地带,我们就安全了,没必要惧怕它了不是么。”

  那名战士开口了,在剧烈的跑动的时候气息也不会出

  那名战士开口了,在剧烈的跑动的时候气息也不会出现任何的紊乱,可他这句话,却驱散了疑惑。学士那装满了知识的大脑,终于做出了正确的判断。

  最后一瓶冷饮也消耗掉了,四处逃命的战士也已经渐渐逃出了火山的地带,来到了一片残骸的“森林”中,被毁灭的家园。

  战士们在这里集合了,既已离开了火山,也就不再害怕那条游荡在火山中的“鱼儿”了。虽然如此,却也能隐隐看到,在刚刚逃出的地方,有一条鱼儿,在岩浆中跳跃着,发泄着它的情绪。在那不久便潜入了岩浆之中。

  带上这位受伤的学士,存活下来的人已经不过半数,在他们脸是的表情,本该满是悲伤,可气氛却有些异样。

  每个人都低头不语,坐在一片焦黑的废墟中让身体获得休息。每个人的表情都充满了阴沉的气息,阴霾笼罩在头顶。可去有些不对,气氛显然不是因为悲伤造成的,流露在那股阴霾之下的,是一张张扭曲的笑脸。

  那是庆幸。

  每一个人都背负着必须活下去的使命,而每一个人活着就意味着有另一个人用生命创造了机会,他们选择了见死不救,身边其他人受到攻击,就是对自己最好的奖励。他们活着,他们庆幸着,庆幸为使命牺牲的那个人不是自己。同时他们也崩溃着。

  可身为队长,学士他在考虑的事情,却是另外一件事,那是一个更加残酷的现实。

  残忍到,会让这些人疯掉。

  逃离这座岛屿,还是在这里死掉,是必须要做出抉择了。虽然在这个时候说这些也显得不太合适,毕竟才刚从死亡的怀抱中挣脱出来。

  但这是必然的结果,无论是现在,还是回到村子之后,都将面临这样的抉择。这决定了全族人的性命,如果连体会到绝望的侦查队员都无法做出相应的抉择,那样只会影响所有人的判断。

  他开口了。

  “逃还是死,选择吧。”

  “它...它又来了么?!”队员们惊恐的向一片死寂的废墟周围张望。

  “不,我是说,逃离这座岛屿,还是待在这里等死。”

  “怎...怎么会,我们不是逃掉了么?只要...只要以后再也不接近火山,就能存活的吧。”